こころ 小衣番号封面

こころ 小衣番号封面

苟不急补其气血,则酒毒难消,而腐肉又何以速长哉。 然则治法,可不亟温补其脾胃乎。

世有膏粱子弟,多食浓味,燔熬烹炙煎炒之物,时时吞嚼,或美香醪,乘兴酣饮,遂至咽干舌燥,吐痰唾血,喘急膈痛,不得安卧,人以为肺经火炽也,谁知是肺痈已成耳。虽然他自己说乙肝病毒需要多高的温度、多长时间的高压才能灭毒,但是因为不知道中医讲的阴阳表里寒热,就更无从谈治疗,在民间中医看来,乙肝病也不越阴阳辩证,我们经心的人都会发现乙肝病人后期都腹胀,食不下,腹水、腹泻,面色都灰暗,小便都清长,畏寒怕冷。

此膏此末皆绝奇,绝异之药倘骨未损伤,只消贴一张即痊,不必加入胜金丹末药也。问曰∶君治此病,殆有神助,不然如斯重候,何药之奇效之速也。

不知火极似水,乃假象也。 治法自当以止血为主,然而火动由于水亏,血崩本于气脱,不急固其气,则气散不能速回,血将何生。

血脱欲留,而气又不能留,血之脱,故气反上喘。鄙见惟补肺阿胶汤,内有甘草、兜铃、杏仁、牛蒡清金降火,糯米、阿胶润肺安胎,一方而胎病两调,至稳至当。

故乳痈之症,阳病也,不比他痈有阴有阳,所以无容分阴阳为治法,但当别先后为虚实耳。 服头煎后便行一次,其痛略定,随服复煎,夜半连下三次,痛势大减,舌干转润,易以调中和胃,旬后起居如常。

Leave a Reply